移至主內容

工業工程博士 CEO 陳俊仲轉攻經濟學

個經總經陪當兵 太太邀約當同學

「我還記得當兵的時候,在小金門服役,天天看著廈門島,隨身的少數行李中放著兩本經濟學的書,閒暇的時候就是看經濟學。」一襲黑色襯衫,身為軟體顧問公司的創辦人,擁有美國普渡大學工業工程博士學位的陳俊仲,早在年少時期就對經濟學充滿興趣,並在畢業廿多年後成為臺大經濟研究所在職專班的學生,一圓年輕時的夢想。

博士畢業後,多年來全心投入軟體行業的陳俊仲,生活似乎早已跟經濟學無關。因緣際會之下,已從臺大EMBA畢業多年的太太的一句話──「想再回學校進修,要不要一起?」──成為他攻讀臺大經研所的契機。陳俊仲回憶起當時情況,自己剛完成臺大EMBA學業,緊接著又要投入臺大經研所的學習,內心多少有些五味雜陳,「經濟學我是很有興趣,但我好不容易才剛剛離開學校不是嗎⋯⋯!?」

對於已經在普渡大學擁有兩個碩士學位、一個博士學位的陳俊仲來說,要再繼續攻碩士讀學位,心中原本有個「小小的坎」。然而,回想起多年前在博士畢業典禮的那一刻,自己感覺知識殿堂彷彿就在眼前,而站在知識殿堂之前的自己是如此渺小、謙卑,內心充滿著對知識的渴望。如今,面對另一個學門時,自己應該重拾初心──重拾多年前畢業典禮上的悸動。除此之外,能和太太一起報考,有機會成為另類的「班對」,這也是一件超級酷的事情,這讓陳俊仲決定和太太攜手報考臺大經研所,開啟這趟嶄新的知識之旅。

戴上經濟學的鏡片 培養不被世界左右的定見

「我覺得管理學比較像藝術,經濟學比較像科學。」2019年已經取得臺大EMBA學位的陳俊仲認為,EMBA除了精彩的課程之外,還有許多課外活動,自己的運動習慣就是在當時建立,直到此時都未曾停歇,課內課外各方面都相當充實。而經研所的課程,除了足量的課後作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教授們有著令人敬佩的教學熱誠,超時上課在經研所並非新鮮事。回想起謝德宗老師所教授的金融機構管理,因疫情而採線上授課,結果謝老師錄製了超過90個小時的課程內容,相當令人感動,也讓近日不時看到外界報導社科院課業輕鬆的陳俊仲啼笑皆非:「不會呀,我們經研所非常的扎實。」

陳俊仲認為來唸經濟研究所最大的收穫是能讓自己「戴上經濟學的眼鏡,去看這個世界的運作」。某天晚上睡不著,他無意間瀏覽經研所班上的LINE群組在討論美國升息,立刻想起總經第三學期陳旭昇老師教授的利率平價理論;英國新任首相特拉斯上任後提出的大幅減稅政策觸發債滙雙殺,這可對照毛慶生老師於總經第一學期曾提及的供給面學派的拉弗曲線,而在實證上透過減稅來增進經濟成長是具有爭議性的。在經研所所習得的各種知識,幫助陳俊仲能以更科學的角度來觀察這個世界的運作。

談起這些經濟學理論,即便是戴著口罩只露出雙眼的陳俊仲,眼神中仍不停閃耀著一股朝氣與活力。他認為,在沒有系統性地學習經濟學知識以前,對於世界正在發生的事情,相對缺乏有理論基礎的定見;但念了經研所後,彷彿戴上新的眼鏡鏡片,去看世界運作。「有自己的opinion(觀點),我覺得這點是非常棒的!」

大道至簡 經濟學理論驗證創業路

陳俊仲說,回想起來念經研所最大的幫助,就是「Verify(驗證)我的想法。」陳俊仲公司的網站左上角清楚的寫著「Enjoy Sharing」,原來公司一直在做的樂於分享,就是競爭策略中最重要的差異化。

隨手拿了手邊的紙及鉛筆,簡單就畫下供需市場,還在紙張上面寫下PVC定價理論。陳俊仲解釋,台灣很多企業最常用的市場定價方式,就是根據產品跟服務的成本加上預期的利潤比例,這是PVC定價理論中的Cost成本定價概念;然而,能讓自己跟競爭對手拉開距離,必須像蘋果公司一樣,換成PVC中的Value價值面向思維,「要能把產品的顧客認知價值最大化。」

陳俊仲回頭思考,不同於其他同業認為知識一旦分享就會降低其價值,自己創立公司時將「Enjoy Sharing」奉為圭臬,除了以「分享知識」在客戶中創造自己獨特的價值,亦讓公司內部藉此快速累積知識,以此一步步奠定自身在市場上獨特的地位;PVC定價策略讓他意識到,自己在市場上的差異化,就是樂於分享。「因為念了經研所,picture(圖像)是很清楚的。」

「我個人比較相信一句古老的諺語『大道至簡』,真正的道理是很簡單的。」陳俊仲說,經濟學中賽局理論撇除數學其實就是「換位思考」,換位思考的目的並不是「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所以我可以totally take advantage of you(利用你)」,而是透過換位思考,瞭解客戶、同事、合作夥伴的需求,進而創造雙贏。「只有雙贏,才能讓任何合作關係盡可能永久且長時間的存在。」

談到創業,陳俊仲認為,最重要的是必須找到Niche(利基市場),雖然講出一些Buzz words(時髦術語)像是大數據、區塊鏈、AI人工智慧等流行趨勢,募資相對容易,新創公司要談夢想當然無可厚非,但還是得從流行趨勢中找出利基市場,也就代表企業要能找到accessible market(潛在市場),否則錢要燒完是很快的。

人的潛力無限 別被社會的框架限制

「為什麼要讀經研所?」很多人心中都有疑問,就跟陳俊仲當初收到太太的邀約一樣心中隱約發出的問號。陳俊仲形容,臺大經研所就像是「隱藏版的計量分析營」,市場上的顯學如數據分析、計量分析、行為經濟學及實驗經濟學,都能在兩年內有系統地學習。即便與職涯沒有即刻且強烈的連結,陳俊仲說,光是可以「戴上經濟學的鏡片看世界」就很值得,藉由經研所所習得的知識,因應「升息」、「減稅」後續可能引發的連鎖效應,說不定還能創造投資的被動收入,何樂而不為。

就像很多人以為念什麼書就該做什麼樣的工作,比如IT從業人員就該是資工系、資管系,陳俊仲認為,別被台灣的社會框架限制住了。他以公司同事為例,不僅有行政秘書轉職業務跑道,有的甚至成為數位轉型專案的主要顧問,也有商學院畢業的同仁轉換成撰寫程式的高手。陳俊仲說,讀書只是一種「Training(訓練)」的過程,他相信人的潛力無窮,沒有限制說什麼人適合念經研所、什麼樣的人只適合做什麼事,重點在於一個人有無能力踏出舒適圈,而踏出舒適圈的能力是需要靠親身實踐來培養。

「低風險的方式把你推出舒適圈。」陳俊仲認為這是來念臺大經研所在職專班顯著的效益之一,而時間管理能力的精進則是另一大效益。陳俊仲說,平日忙於管理公司,加上扎實的臺大經研所課程,一定會讓人不得不去精進自身的時間管理技巧;得益於此,在這段時間自己未曾停止過規律運動,甚至完成了一個226超級鐵人三項賽事。除此之外,自己來念經研所另一件開心的事,是有機會成為吳聰敏老師的論文指導學生,「能和老師的老師學習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

「如果還有機會,或許下一個想鑽研的學問會是哲學。」陳俊仲說。以經濟學為例,凱因斯學派、古典學派其各自的數學演算都是正確的,甚至使用了類似的數學方法,然而一開始的立論(假設)就已經決定了其分析結果的不同,而一開始的立論往往是哲學問題,想必哲學也是一門非常有趣的學問。尚未寫完經研所論文,何時要再鑽研哲學,陳俊仲也只能笑得開懷地說「我先休息一下!」

選自第 27 期台大經濟系友會訊